清初,來台北平原開墾的漢人移民,因灌溉水源的不足,而無法增大墾植面積。當清康熙48年(1709年),來自彰化的陳賴章墾號,大規模入墾台北大加臘堡之後,渡海來台的移民便日趨增多,而造就拓墾面積擴大。然而,早期來到台北平原開墾的移民,在開闢田園時,都是利用當地的天然池沼或期待老天降雨來獲得水源。因此,當移民拓墾的面積擴大時,水源不足的問題便浮上檯面,來自彰化的郭錫瑠看見此狀,便萌生了投資水利事業的想法。

 

來自彰化的郭錫瑠,因見台北平原需要大量的灌溉水源,而投資水利事業,並於今新店青潭開闢一引水石腔。郭錫瑠,原籍福建漳州府南靖縣人,先人來台後,先居於彰化,後在清乾隆初年,與父親移居台北。據現存的最早史料-《大坪林五庄仝立公訂水路車路合約》記載,當時,他因看見台北平原的灌溉用水不足,並積極投資水利事業。為了解決灌溉用水,他一路向南尋找豐沛的水源,最後選定新店青潭口的位置開闢一引水石腔(今新北市新店區開天宮下方)。清乾隆五年(1740年),郭錫瑠組成「金順興墾號」,率眾於青潭口下方的石壁處,開鑿一條引水通道。在這個過程中,因為工程困難,且時時遭到當地的泰雅原住民的攻擊,導致工程中斷。為解決原住民問題,郭錫瑠便將彰化家產全數變賣,娶原住民女子-潘白番為妻,以及雇用原住民男子-隆安、馬研充當保鑣,但儘管如此,開圳成效仍然不彰,乾隆17年(1752年),終因資材耗盡而失敗。失敗後,他便向來同自彰化的宗親-大坪林二十張墾首-蕭妙興求助,並達成換地協議。

郭錫瑠在石腔開鑿失敗後,便與彰化同鄉-蕭妙興達成換地協議,重啟開鑿工程,但最終仍以失敗收場。乾隆17年,郭錫瑠因資材耗盡,轉向來自彰化同鄉的蕭妙興求助,在達成換地協議後,轉而至今青潭口上游約三百公尺處的過橋坑(今青潭堰往北處)另設圳頭,並共用引水石腔的水路,至於原石腔則交由蕭妙興所率領的大坪林五庄莊主組成的「金合興墾號」接續(此石腔在他們的努力下,便於清乾隆25年開通)。郭錫瑠在開闢圳頭的工程後,接著也展開位於大加臘堡各庄的圳路工程,並取得文山堡萬盛庄的廖簡岳與鄧宜生的合資(乾隆25年,1765年),欲從景美溪搭設一引水圳道。郭錫瑠搭設橫跨景美溪的圳道方式,先以平底木枧作為媒介,但由於當地居民將其當成通往景尾與大坪林的橋樑,而數次踩踏,因而損壞;乾隆30年(1765年),他再以溪底挖溝,埋置水缸,形成暗渠,以避免人為破壞,但好景不常,渠成不久,又為洪水所毀,使得他因而抑鬱而終。逝世後,開圳事業由兒子-郭元芬接手,並完成。

郭元芬繼承父業,完成瑠公圳,之後,曾歷經天災而易主,以及收歸國有。乾隆32年(1767年),郭錫瑠兒子-郭元芬,放棄父親的引水圳頭,改轉至碧潭上埤圳(今新店捷運站附近)興築一引水坡池,並在景美溪所架設尖底木枧,終於在乾隆43年(1778年)開通了這條通往台北平原的引水圳道,完成郭錫瑠生前的未竟之事。郭元芬為紀念父親郭錫瑠的努力,而將這條圳命名為「瑠公圳」。在瑠公圳開通後,一直到清道光八年(1828年),郭家後人-郭章璣因遭逢天災,無力整修,陸續將水圳業主權讓給板橋的林本源家族,這使得瑠公圳在收歸國有前,至此由板橋林家掌握。日據以後,日人逐步將原本由私人管理的埤圳逐步整併與收歸國有。明治40年(1907年),瑠公圳與另一條開闢於清初的霧裡薛圳一同併入「瑠公水利組合」;戰後,「瑠公水利組合」改組為「瑠公水利會」;民國45年(1956年),原管理大坪林圳的文山水利會也併入瑠公水利會,並更名為「台灣省瑠公農田水利會」;民國57年(1968年),又再次改組為「台北市瑠公農田水利會」至今。

由上可知,郭錫瑠一生的開圳過程,都以失敗告終,真正完成瑠公圳的人,乃是他的兒子郭元芬。此外,原位於青潭口的引水石腔,在乾隆32年,隨著郭元芬轉移取水的位置後,已與其毫無關係。然而,由於至今管理瑠公圳的單位為「台北市瑠公農田水利會」,使得上述的蕭妙興、郭元芬,以及霧裡薛圳的歷史與貢獻,全遭瑠公水利會忽略,並獨尊郭錫瑠。更進一步說,在瑠公水利會的刻意扭曲下,原本完成瑠公圳的郭元芬,變成是郭錫瑠的功勞;原為獨立圳道的大坪林圳與霧裡薛圳,也全變成是瑠公圳的支圳。這因而影響到日後對於這兩條水圳歷史的重視與保存。

至今,隨著都市化,雖然瑠公圳已不再具有實質的功能,但仍可找到其部分的圳道或遺跡,如:郭元芬引水原址、瑠公圳新店段、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118巷2弄與泰順街38巷跨霧裡薛圳之護欄遺跡,以及位於台大的圳道等。在此,值得一提的是,由於瑠公圳的圳路在郭章璣轉移給板橋林家後,林家曾重修圳路與擴充,以致逐漸與霧裡薛圳的圳路混淆,而當霧裡薛圳整併為瑠公圳的支圳後,也將兩者視為同一圳路,這使得孰是孰非,顯得撲朔迷離。因此,上述的圳路,乃是依據瑠公圳的原本行經路徑來推斷。此外,為紀念郭錫瑠,瑠公水利會也將原本入靈骨塔的郭錫瑠遺骨,重新移置瑠公水利會位於安坑的土地安葬。

 

(1).新店段-瑠公圳引水圳頭

DSC0002 (2)

郭元芬昔日的引水位置就在離新店街不遠的碧潭旁。至今,郭原芬昔日的引水位置,仍有保留,且戰後,水利會也曾持續在此新建新的引水設施。

DSC0003

來到位於捷運站右側的堤防外,在瑠公紀念大樓與堤防之間的下方,可看見水利會特別保留的瑠公圳圳頭(此為戰後所建)。



DSC00004 走下階梯後,仔細打量這座圳頭展示館的外觀,在過去,包括這座展示館與其四周的土地,都為瑠公圳的圳道。





 

 



DSC00005由佇立在這座圳頭旁的機器可知,其在戰後時,依舊還是有使用過一段時間。





 

 

 




DSC0006 往裏頭的水槽望去,裏頭的水不僅較為汙濁,且也有許多遊客將垃圾給丟在裡面。這樣的作法,對這條古圳並不是好事。







 

 

 

 




DSC00007在展示館的玻璃門上,另貼有幾張瑠公圳在昔日農業時代的老照片。

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

DSC0010

繼續來到展示館前方的瑠公紀念大樓。瑠公紀念大樓的興建沿革,是在1980年代,當新店都市化使農田消失後,將水抽入圳道的抽水站也跟著廢棄不用,對此,水利會為了因應都市發展與紀念郭錫瑠,而將原來的工作廠房拆除改建成大樓。這棟大樓建於民國72年(1983年),於民國74年(1985年)完工。

 

DSC00012

來到位於瑠公紀念大樓後方的萬善同歸墓,這座墓是供奉昔日因開鑿圳道而遭原住民出草殺害的工人。不過,此處離郭錫瑠開圳的位置有些距離,這應該是在之後才被移至此。


DSC0013 從供奉萬善爺與土地公的石碑外觀來看,其似乎有經過整修。





 

 

 




DSC0014仔細走近一看,這兩塊石碑除了外緣的框框較新外,正中間的石碑因是過往就存在的古物。
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
DSC0015

走出瑠公大樓,來到其側門附近,此處另還有一段由昔日瑠公圳改造而成的親水公園。

 

DSC0016

這座經過美化的瑠公圳道,環繞四周植物為其增添了許多生機(儘管圳內的水質仍有些汙濁)。


DSC0017 在這些圳道內,有多隻吳郭魚棲息,牠們是水利會從他處拿來野放的魚類(因生命力較強而選擇牠)。有的居民因擔心魚會因下雨而被沖至下游,便拿起釣竿將魚給釣至上游,此舉不僅可避免上游的魚群減少,且也能夠教導自己的孩子如何釣魚。





 

 

 

 




DSC0018站在圳溝內,並往遠方的高樓大廈望去,彷彿有身在另一個世界之感。









 

 

 

 




DSC0019 再往前走一些,位於較下方的圳道,水源較少甚至乾枯,或許這也是某些遊客會想幫魚遷徙的重要動機之一。



 

 

 



 


 




DSC0021在其中一處的牆上,另還掛有瑠公圳的空間美化工程與活動照。





 

 

 

 



DSC0022從上面活動照的日期可知,這條圳溝的美化工程是在2010年時完工,至今已有五年的時間。只是,瑠公圳的美化工程僅這一小段,在七張、十二張與二十張區域內的瑠公圳仍未被美化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008 (2)

繼續來到靠近碧潭廣場的北二高基座佇立處,當地為郭元芬昔日設置竹蛇籠的攔水處之地。

 

DSC0009 (2)
在旁邊的堤防上,畫有當時的開墾樣貌(據當地居民說,此處過去曾有一座高大的牌樓,後來因興建北二高而拆除,並改壁畫代替)。

 

DSC0009

在紀念碑附近,另還設有一座「瑠公引水原址」的意象地標。乾隆32年,當郭錫瑠因開圳失敗而逝世後,郭元芬便來此新建新的圳頭

 

DSC0008

在引水原址意象旁,還有一座「瑠公紀念碑」,其內容乃是在訴說郭錫瑠的開圳功績(但內容與史實完全不符)。

 

(2).瑠公圳龍安坡、古亭段-巷弄的護欄遺跡

現今,位於台北市大安區的和平東路2段118巷2弄與泰順街38巷,仍留存了兩座昔日瑠公圳跨霧裡薛圳的護欄遺跡。

 

DSC01851

位於和平東路2段118巷2弄的瑠公護欄遺跡,位於2弄3號的民宅下方(此處屬於龍安坡聚落)。

 

DSC01853

這座遺跡,由於埋藏了多條管線,若不注意,還以為是管線的水泥基座。

 

DSC01852

位於護欄的對面,也有一座很像護欄的建築。

 

DSC01856

雖然昔日的圳路因加蓋而消失,但凹凸的地勢仍留存。

 

DSC01857圳路四周,已蓋起密密麻麻的房舍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858由於和平東路是大安區境內的重要道路,故開設在巷弄的小店不少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859

繼續來為附近的泰順街38巷(此處昔日為古亭村),此處也有一段護欄遺跡。

 

DSC01860

此處的地勢也凹凸不平。

 

DSC01862

這段護欄遺跡,與剛才和平東路段的遺跡相比,較為明顯,且形體完整。

 

DSC01861 這段護欄遺跡,遭腳踏車擋住。由於它位於道路邊邊,此處時常都是居民臨停車輛的絕佳位置,故實在很容易忽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863往另一邊望去,凹凸的地勢也依稀可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864 泰順街為師大夜市的主要街道,且當地因鄰近師範大學,故來往的人相當多,而有許多商店開設於此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3).瑠公圳內埔(台大)段-舊圳路、磯永吉小屋、實驗稻田、瑠公引水原址石碑

DSC01888

位於今台大舟山路旁,另保存了一段瑠公圳的坡池。

 

DSC01889

位於台大段的瑠公圳,昔日屬於上內埔庄。

 

DSC01890

當地因為台大的實驗農場,故有許多片供農學院學生實作的稻田。

 

DSC01891

至今,大安區已全數都市化,在其境內,已找不到任何一片農田,因此,台大的這一大片稻田,可說是保留了內埔庄昔日的樣貌(其與遠方的高樓,形成強烈的對比)。

 

DSC01892 每天,都有許多民眾與學生會來此運動或上課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894在稻田的尾端,有多座溫室農場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895

在台大靠近基隆路段的區域,有一間已列入市定古蹟的建築-「磯永吉小屋」。磯永吉小屋建於日本大正14年(1925年),是台北帝國大學的前身-高等農林學校的作業室,而前帝國大學的教授-磯永吉曾在此研究蓬萊米的品種(有關蓬萊米的故事,請參閱竹子湖原種田故事館篇)。戰後,其交由台大農藝系使用。民國98年(2009年),期貨登錄為台北市的市定古蹟。

 

DSC01897

當地的環境清幽,偶爾會有民眾駐足休憩。

 

DSC01898

這棟建築至今仍保存完好,或許因不是觀光景點之故,使得這棟建築的外觀與顏色,仍維持過往的樣貌,而為塗上假漆(意指咖啡色)。

 

DSC01899 在這棟小屋四周,也有多棟建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900位於斜前方的建築,也為日式的木造建築,但其並無任何介紹,故無從得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901在小屋前方,也有一片作物的實驗區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902有許多座充滿水的石池,為培育稻作種苗的試作區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903 在小屋與稻田附近,有一片綠地花園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904

繼續來到位於舟山路旁的坡池,此處為瑠公圳的遺跡之一。當內埔庄從鄉村轉為都市後,瑠公圳的灌溉功能也跟著失去,但在台大刻意的保留下,其已成為當地的生態景觀池。

 

DSC01906

在這片坡池內,有許多的生物棲息。

 

DSC01907 當時,在步道附近的石頭上,有多隻暗光鳥(夜鷺)駐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905這些暗光鳥並不怕人,就算近距離看牠,也不會飛走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908 在水中,有多隻巴西烏龜探頭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909在這座坡池的附近,有一小座景觀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910 在水的另一頭,有一座水閘門復原意象。其主要是仿造原位於新店的取水口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911復原水閘門的解說牌(上面的老照片即是位於新店取水口的舊水閘門)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913 坡池的另一面,環繞在池子周圍的樹木,使得這座池子宛如是一座濕地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915

位於坡池對面,有一條瑠公圳的復原圳路。

 

DSC01914

從掛在圳路附近的布條可知,這條圳段是在民國90年(2001年),由水工所的教授-甘俊二所推動。他先向水利會爭取一千萬的補助款,並於民國92年(2003年)完成第一期工程(即現今的坡池、景觀橋,以及圳道)。之後,因水源不足,使得坡池與圳道的水量維持不易,一直到民國104年(2015年),才獲得台北市自來水事業處提供水源,並進行周邊的空間整修與醉月湖的新圳道開挖。

 

DSC01917

這條圳道,從旁邊的解說牌可知,其仍保留昔日的鵝卵石溝體。

 

DSC01918

雖然圳溝的水量稀少,但有許多植物棲息。

 

能刻意保留與整治瑠公圳,在當今新店以外的區域,實屬不易。

 

DSC01935

繼續來到位於今新生南路三段上的「瑠公引水原址石碑」,這座石碑是台北文獻會在找出瑠公圳的引水原址後所立。然而,就以目前的資料來看,此區域乃是霧裡薛圳的範圍,故這座石碑的座落位置,是錯誤的。

 

DSC01934

石碑正面。

 

DSC01939 在石碑後面,刻有郭錫瑠開圳的過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938往上一瞧,石碑的內容,與史實有所落差(即郭錫瑠成功開鑿瑠公圳)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940 傍晚的新生南路,因點綴的燈光,看起來極具美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1941往南邊的公館商圈,更是燈火通明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4).郭錫瑠墓

DSC00391

郭錫瑠的遺骨,目前安葬於新店安坑安華路30巷的瑠公水利會土地。

 

DSC00398

郭錫瑠在清乾隆30年去世之後,便安葬於松山的興雅庄三塊厝-鴨寮埔(今民生社區)。據郭錫瑠曾孫郭尚益所著之《郭錫瑠先生傳》所記,清乾隆41年(1776年),妻子鄒氏令娘逝世後,也與其合葬;嘉慶14年(1809年),四兒子在漳泉械鬥爆發,攜妻子、兒子於白石湖避難而喪生後,也同葬於此;道光28年(1848),墓穴因遭洪水襲,棺木浸於水當中,而在隔年往旁邊的高處遷移。之後,郭錫瑠的墓便就此常佇,直到民國64年(1975年),當地因興建民生社區而遷移為止。據瑠公墓誌銘載,在民生社區開發後,郭錫瑠的遺骨先是存放到六張犁公墓靈塔,到了民國74年(1985年),為紀念郭錫瑠的功績,而將其遺骨移至現址,並興建墓園安葬。

在此,值得一提的是,在開頭所述的,郭錫瑠的妻子-潘白氏,以及原住民守衛-馬研、隆安,據傳記載,潘白氏個性溫和、愛護孫兒,且一生未生育,郭錫瑠曾指定第三子為繼承人與奉祀香火。馬研喜歡攀登高樹捕捉禽獸,飼有一匹馬;隆安喜歡捕捉魚蝦,似有一隻犬,每當郭錫瑠外出時,他們總是隨侍在側保護。他們的墓,也葬於郭錫瑠墓的附近,至於他們養的馬與犬,在終老後,也葬於郭錫瑠墓旁。這些人的墓,隨著民生社區的興建,已不知去向。

 

DSC00392

重修後的郭錫瑠墓,規模頗大,且使用的石材相當好。

 

DSC00393 民國74年的石碑-飲水思源,其象徵郭錫瑠開圳的刻苦經歷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0394墓的近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DSC00395 郭錫瑠在墓碑上的名字,為「寬和」,這是他死後獲得的諡號。此外,墓碑的立碑年,相當特殊,即雖然這座墓造於民國74年,但水利會仍沿用昔日道光的修建年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歷經遷移、重建的郭錫瑠墓,儘管氣勢磅礡,但已無歷史性可言,昔日圍繞在墓葬四周的歷史人物與元素,全數消失。或許,唯一值得欣慰的是,正因瑠公水利會獨尊郭錫瑠,才得以讓郭錫瑠的遺骨與墓葬受到重視與再現。只是,相較於完成瑠公圳的郭元芬與開闢出引水石腔的蕭妙興等五庄墾首,就沒有這般的待遇了。

 

猶記得,《瑠公大圳》的作者-李宗信,曾以「一事無成」來形容郭錫瑠的開圳人生。就如開頭所述,郭錫瑠雖一生竭盡所能在開圳,但屢屢因天災或人禍而失敗,這使得他所投資的水圳,在他生前並無開通,因此李宗信的「一事無成」,不是貶抑,而是講述一位不向外在環境妥協的悲情開墾者。至今,雖然隨著瑠公水利會將其刻意凸顯,使得他成為後人口中的開墾先鋒,但此事卻也讓「原本永不妥協的一事無成」之郭錫瑠,變成「真的一事無成」的郭錫瑠。

在水利會刻意凸顯郭錫瑠之後,連帶引起一連串來自地方文史工作者的抗議。「郭錫瑠」,這個名字,隨著水利單位的整併後,已成為台北水圳的統稱,且也因為水利會將之大量挪用至許多可視地景,使得他成為一種壓迫者的名詞。在瑠公水利會整併霧裡薛圳與大坪林圳後,這兩條原本獨立的水圳已成為瑠公圳的支圳,使得原為蕭妙興率眾開鑿的引水石腔,也訛傳成「瑠公圳引水石硿」。此外,也因為整併的效應,使得日後在保存這些圳道上,僅只保存了瑠公圳,而大坪林圳與霧裡薛圳幾乎消失殆盡。近幾年,隨著地方文史的抬頭,新店在地的文史工作者,不再容忍「郭錫瑠」的壓迫,轉而向瑠公水利會對抗,並發起石腔正名運動。這使得兩派人馬因石腔的議題,不歡而散。雖然,在前年,新北市文史學會的理事長-夏聖禮曾向文化局提出石腔正名的要求,但最終仍不敵水利會的壓力而失敗。儘管如此,夏聖禮與他的志工們,仍運用許多公開場合,講述依據史料記載的開圳歷史,以及編製歷史研究手冊等方式,默默的向水利會抗議。至今,他們雖與水利會無正面的衝突,但也對其造就了一股無形的壓力,使得正名的成效逐漸出現。正因刻意凸顯郭錫瑠的功績,使得文史工作者在講述正確的歷史時,讓眾人看見郭錫瑠無能的一面,以致原本帶有正面意涵的「一事無成」,逐轉為貶抑的「一事無成」。

看見原本悲情的郭錫瑠,變得更加悲情,看見曾活躍於開圳史的其他人物,如郭元芬、蕭妙興,以及霧裡薛圳周氏的身影,因水利會的刻意舉動而消失,這並不是我們所樂見的結果。原本一條單純創造台北平原開闢史的灌溉水圳,因後人的刻意操弄,往往都讓其富有深刻的政治意涵與壓迫性。當地方出現雜音,而群起挑戰掌權者所認知的歷史時,如果單是為了尊嚴,而提不出令人信服的論點,對歷史認知的分歧,將持續存在,且在對立的同時,也可能會擴大對歷史的失憶與懷疑。

 

參考資料:

陸傳傑(2001)。被遺忘的拓荒英雄 大坪林圳開闢史。大地地理雜誌,12,78-79。

邱紹雯(2012年4月2日)。〈台北都會〉瑠公圳密碼 藏身巷弄間。自由時報。2017年4月3日,取自 http://news.ltn.com.tw/news/local/paper/572896

瑠公圳()。2017年4月3日,取自 https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7%91%A0%E5%85%AC%E5%9C%B3

夏聖禮編(2016)。沃野千里之水圳:瑠公圳引水石硿與大坪林圳引水石腔歷史研究資源手冊。新北:新北市文史學會。

 

附錄-瑠公圳新店段:

瑠公圳七張段2

瑠公圳的七張段,其並無像靠近新店街的圳路有經過美化,而是一條確確實實的排水溝。

 

瑠公圳七張段

儘管如此,但這段圳路的周邊,仍栽種了多種植物。

 

DSC00180

寶斗厝段的瑠公圳,也未經過美化。

 

DSC00179

在圳路周邊,蓋滿了住宅公寓,由於當時未妥善規劃,使得這條圳路的文化性遭破壞,成為家家戶戶排放廢水的大排水溝。

 

DSC00244

位於大坪林文化市場附近的圳路(其也為寶斗厝),隨著當地蓋起市場,攤販將牲畜的內臟排入圳中,而遭汙染。儘管如此,當地仍吸引許多肉食性的鳥類駐足。

 

DSC00245

這條圳路的水,不時會有乾枯的現象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思其 的頭像
思其

思其的台灣人文地理誌:旅遊、發掘、反思

思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